小A的第N次恋爱

小A是我的朋友,他最近又谈恋爱了,已经记不得这是他的第几次恋爱了,所以就记为N吧。

 

我可能是第一个发现他有谈恋爱迹象的。有一天他突然问我,那个小C有没有男朋友啊。小C和我是本科同学,我们几年前在校友聚会上互加过微信,所以小A偶尔能在朋友圈看到我和小C的点赞之交,不过和除此之外我们几乎没有过其他交流,以至于后来小A和小C谈起我时她甚至不记得是怎么认识我的,还惊诧原来和我是校友。我有点为难得回复小A:不知道啊,如果要打听到的话估计得绕好几层关系。小A说:行,没事儿,不知道就算了,我自己问她。当时我就寻思着,小A终于又开窍了呀。

 

在我们这些狐朋狗友眼中,小A一直没有对象有点不太正常。小A虽然长得平平无奇,但是总有一些男生莫名其妙得说他长得帅,读本科时甚至有一个男生趁着他宿舍转专业出现空位时火速搬了进来。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说明小A的长相至少不拖后腿。小A虽然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山村,不过他身上既没有一丁点山里娃的憨厚淳朴,也没有被大山束缚得小心翼翼。他和城里人和农村人都能谈笑风生,以至于有一个来自江西农村的室友很诧异他竟然不是城里人。言归正传,为什么我们认为长相和出身都波澜不惊的小A没有对象不太正常呢?那当然得怪小A自己了:太浪了。这个浪不是放浪形骸,游戏红尘那种浪,而是有点那种”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意思。掰起手指头来算,从念高中起,小A就牵过超过双手之数的女生的手,搂过……呃,再说他要打我了。总之,他从高中开始就痴迷于跳社交舞,他也一直怂恿我也去跳舞,说跳舞多有意思啊,可以牵着各种软软的小手沉醉在音乐中转来转去,忘记所有日常的不快。我说,我不敢,我怕媳妇儿打我。他说,滚。

 

跳舞当然只是一方面,他给我们留下”浪”的印象还是归功于他自己日常的吹嘘,但凡花生米少了点他就开始跟我们各种感慨当年这个妹子主动投怀送抱,那个妹子欲拒还迎,隔壁妹子暗送秋波,远方妹子千里表白的,听的我们耳朵都出茧了,不耐烦得呛了句,那你对象呢。他说,唉,我也很为难啊,要不不答应,要不就得全答应,可惜全答应的话我怕被打别的男生打残,只好全不答应了。我说,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