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留六个月整(一)

心血来潮今天重启了博客,从1月14日离开汉堡回国至今,正好六个月。

 

六个月前那个下着雨天还没亮的清晨,从家离拖着行李箱赶向机场的我,怎能预料到好好的半个月休假怎么就一下子休了半年还打不住。

当然,这个糟糕的2020,世界上没有谁能预料到。

 

半年以来虽然大部分时候我都被封锁在某个固定的地方,但回想起来确实也发生了不少有意思或没意思但很令人无奈失望的事情。

回国的开头是好的,在我27岁生日当天,我喜提了人生的第一辆车。新车的第一个乘客是惊蛰师兄,第二天晚上把他送到了机场,淡定中差点误了点,感谢惊蛰的信任。第二个乘客是薛某人,陪我买完年货后非要去河西吃火锅,让我第一次见识了大城市的拥堵和无序。吃完火锅已经傍晚,然后马不停蹄地开向家的方向。二百多公里的路程遇上了一个小时的堵车,在晚上九点四十三分终于到家——和百度地图估计的一分不差。父亲一直在漆黑的村头等着我,着实为我这个拿到驾照两年却几乎从未碰过车的新手司机担心。

 

到家后的那几天是忙碌的,天天早起送母亲去县城打卡上班,十分疲惫,搞得我一直抱怨这哪里算是休假,发誓一定要在休假结束后回汉堡睡懒觉。可惜誓不能乱发,刚发完誓我就在家扎扎实实躺了几个月尸。直到大年初二前,一切还不算糟,姐姐姐夫因为武汉的突然封城被吓得从咸宁回到家里过年,现实很快证明他们还是太天真,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封省来的猝不及防,而这一封就让我滞留到了今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