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的第N次恋爱

小A是我的朋友,他最近又谈恋爱了,已经记不得这是他的第几次恋爱了,所以就记为N吧。

 

我可能是第一个发现他有谈恋爱迹象的。有一天他突然问我,那个小C有没有男朋友啊。小C和我是本科同学,我们几年前在校友聚会上互加过微信,所以小A偶尔能在朋友圈看到我和小C的点赞之交,不过和除此之外我们几乎没有过其他交流,以至于后来小A和小C谈起我时她甚至不记得是怎么认识我的,还惊诧原来和我是校友。我有点为难得回复小A:不知道啊,如果要打听到的话估计得绕好几层关系。小A说:行,没事儿,不知道就算了,我自己问她。当时我就寻思着,小A终于又开窍了呀。

 

在我们这些狐朋狗友眼中,小A一直没有对象有点不太正常。小A虽然长得平平无奇,但是总有一些男生莫名其妙得说他长得帅,读本科时甚至有一个男生趁着他宿舍转专业出现空位时火速搬了进来。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说明小A的长相至少不拖后腿。小A虽然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山村,不过他身上既没有一丁点山里娃的憨厚淳朴,也没有被大山束缚得小心翼翼。他和城里人和农村人都能谈笑风生,以至于有一个来自江西农村的室友很诧异他竟然不是城里人。言归正传,为什么我们认为长相和出身都波澜不惊的小A没有对象不太正常呢?那当然得怪小A自己了:太浪了。这个浪不是放浪形骸,游戏红尘那种浪,而是有点那种”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意思。掰起手指头来算,从念高中起,小A就牵过超过双手之数的女生的手,搂过……呃,再说他要打我了。总之,他从高中开始就痴迷于跳社交舞,他也一直怂恿我也去跳舞,说跳舞多有意思啊,可以牵着各种软软的小手沉醉在音乐中转来转去,忘记所有日常的不快。我说,我不敢,我怕媳妇儿打我。他说,滚。

 

跳舞当然只是一方面,他给我们留下”浪”的印象还是归功于他自己日常的吹嘘,但凡花生米少了点他就开始跟我们各种感慨当年这个妹子主动投怀送抱,那个妹子欲拒还迎,隔壁妹子暗送秋波,远方妹子千里表白的,听的我们耳朵都出茧了,不耐烦得呛了句,那你对象呢。他说,唉,我也很为难啊,要不不答应,要不就得全答应,可惜全答应的话我怕被打别的男生打残,只好全不答应了。我说,滚。

 


 

滞留六个月整(二)

 

星期六的晚上总是想要放纵一下,于是叫了顿烧烤,约了两个朋友在宿舍开吃。

 

呆在国内半年,别的没收获,体重倒是收获了十余斤,肚子上的肉已经可以抖起来了。除了窝家里吃睡吃睡的积累外,它们还应该归功于四月开始的那一拨纵情恣意的午夜烧烤。汽车极大拓宽了我的活动范围,以前去县城要先租摩托去乡里的十字街上等城乡班车,十分不便。有了自己的车后,我是想啥时候去就啥时候去,想啥时候回就啥时候回,以至于经常晚上八九点出发去城里约朋友吃宵夜,吃到十一二点再回来。回来的路上除了偶尔出现在陶瓷厂附近的几辆大货车外,几乎没有别的什么车。吹着夜晚凉爽的风,耳畔飘荡着”Country Road”的旋律,飞驰在家乡的马路上,巴不得时间就停在那一刻,沉沦。

 

滞留六个月整(一)

心血来潮今天重启了博客,从1月14日离开汉堡回国至今,正好六个月。

 

六个月前那个下着雨天还没亮的清晨,从家离拖着行李箱赶向机场的我,怎能预料到好好的半个月休假怎么就一下子休了半年还打不住。

当然,这个糟糕的2020,世界上没有谁能预料到。

 

半年以来虽然大部分时候我都被封锁在某个固定的地方,但回想起来确实也发生了不少有意思或没意思但很令人无奈失望的事情。

回国的开头是好的,在我27岁生日当天,我喜提了人生的第一辆车。新车的第一个乘客是惊蛰师兄,第二天晚上把他送到了机场,淡定中差点误了点,感谢惊蛰的信任。第二个乘客是薛某人,陪我买完年货后非要去河西吃火锅,让我第一次见识了大城市的拥堵和无序。吃完火锅已经傍晚,然后马不停蹄地开向家的方向。二百多公里的路程遇上了一个小时的堵车,在晚上九点四十三分终于到家——和百度地图估计的一分不差。父亲一直在漆黑的村头等着我,着实为我这个拿到驾照两年却几乎从未碰过车的新手司机担心。

 

到家后的那几天是忙碌的,天天早起送母亲去县城打卡上班,十分疲惫,搞得我一直抱怨这哪里算是休假,发誓一定要在休假结束后回汉堡睡懒觉。可惜誓不能乱发,刚发完誓我就在家扎扎实实躺了几个月尸。直到大年初二前,一切还不算糟,姐姐姐夫因为武汉的突然封城被吓得从咸宁回到家里过年,现实很快证明他们还是太天真,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封省来的猝不及防,而这一封就让我滞留到了今天。

我的帆船课

2019.8.2

今天的帆船课上,突如其来地,我翻船了。

今天翻船了,教练Marco 在总结的时候夸我们翻船后的应对十分棒,为我们感到骄傲,大家为我们鼓起了掌。所有的同学也很关心得问我们感觉怎么样,我开玩笑说感觉挺爽的,唯一的损失就是帽子忘水里了。然后Marco就让我让我赶紧去把湿衣服换掉。当我冲完澡刚换完衣服的时候,有个哥们冲进来很兴奋地跟我说,Song,come come, there is a big surprise for u! 我一脸懵逼地出来后发现Marco正笑眯眯地拿着那个被我遗忘在阿斯特湖里的帽子看着我,那一刻,我被感动得一塌糊涂。

2019.8.9

今天的帆船课,练翻船!

最后一堂帆船课悄然而至,这堂课的内容是练习翻船。主动翻船比突然翻船带来的刺激稍逊一筹,但是仍然很爽。这一次我也终于在阿斯特湖里有预谋地游了次泳。在结束的时候,Marco给了我们一个意外惊喜,他准许我们一直到十月份都可以来练习帆船!在两周的帆船课中,这个蓄着小辫子胡子的大叔给了我太多惊喜和感动。昨天他给我们发介绍帆船的术语资料时特意给我单独翻译了一份英文版的,把我感动得又是一塌糊涂。

两周的帆船课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认识了好些个热情开朗的大哥小伙和几个姑娘,在烈日下sailing过,也在风暴里狂野过,这是我在阿斯特湖上难忘的一段美好时光。

我与金庸的武侠情缘

黄霑 – 沧海一声笑

 

惊闻金庸先生仙逝,心里突然失落了很久,以致夜不能寐,不得不写下点东西聊以纪念。

第一次接触金庸先生的武侠已经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不过可以确定最开始是通过电视剧接触到的。小时候的各大卫视除了轮番轰炸《西游记》、《还珠格格》外,还不约而同播放改编自金庸小说的各种电视剧,像《笑傲江湖》、《神雕侠侣》、《射雕英雄传》、《倚天屠龙记》、《天龙八部》、《鹿鼎记》、《碧血剑》和《侠客行》等等,头几部甚至有好几个版本。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个最为经典的版本,其中既有先入为主的原因,也在于经典版本的人物演得实在太好了。痴情的段郎,专情的杨过,悲情的萧峰,洒脱的令狐冲,憨直的郭靖……一个个个性鲜明的人物构建了一幅宏大的、令人心向往之的江湖画卷。

有句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但我斗胆夸下海口,金庸先生笔下构建的这个江湖一定是绝大多数中国人心中理想的那个江湖。在这个江湖里,人们既可以把酒言欢,快意恩仇,又可以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这幅江湖承载了中国人入世为天下苍生谋利的士子理想,也承载了中国人落魄时出世的洒脱不羁情怀。在这个江湖里虽也充斥着满口仁义道德的虚伪,但更有揭露这层丑陋面具的蔑视和勇气。那些在现实生活中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人们在这个江湖里总能找到自己梦中的模样:仗剑走天涯,千里不留行。

真正爱上金庸先生的江湖还是在高考完后。考完最后一科一回到学校我们就冲到图书馆把金庸所有的小说都借了出来,一个班的同学排着队轮着看。一部《神雕侠侣》分成四册,一二三别人还在看,等不及了就先把四拿来一睹为快——金庸先生的小说有种特殊的魔力,即使你知道了结局,也丝毫不会减低你对前面内容的兴趣。于是在那个等成绩的十多天里,我们坐着看,躺着看,趴着看,吃饭看,蹲坑看,把睡觉时间压缩到极致地看,那时候疯狂的情景到现在仍历历在目,十多天的时间竟把图书馆里库存的金庸小说看了个遍。那时是我第一次看金庸先生的小说,囫囵吞枣般地急不可耐咽下了,一股脑的相见恨晚。

看了金庸先生笔下的原著之后,我对电视剧版本的反倒降低了许多热情,它们之间差距用天壤之别来形容我觉得一点也不过分。小说里字里行间流露的那些情意便是比古天乐演技再高明十倍的演员恐怕也无法诠释出百分之百。电视剧里的结局往往是喜悦大团圆式的,好人坏人脸谱化得很清晰,但小说里的人物特征更加丰富和真实,以至于有时候读着读着,一股沉浸其中的悲怆之感就油然而生。

念了大学之后,我又多次重读了金庸先生的作品,每次都有不同的感悟和心得。但毫无例外的,每次读金庸先生的作品,我都会感到自己又行走了一趟江湖。金庸先生笔下的这个江湖甚至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对人生道路的抉择,影响了我选择做一个“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英雄梦。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怜我世人,忧患实多”,金庸先生回归到他亲手构建的武侠世界中去了,留下我们这群金庸迷继续追寻自己心中的那个江湖。

2018年10月31日凌晨 于汉堡

科大,科大,甲子华诞

今天是母校中国科大的六十岁生日,祝福她生日快乐!

“红专并进一甲子,科教报国六十年”。

怀念东区学生食堂早上的小笼包,美食广场早上的大肉包和菜包,东苑餐厅下午的鲜肉包;怀念东区学生食堂早上的豆腐脑,肉饼,下午的灌汤包;怀念东苑餐厅的肉夹馍,蒸蛋羹;怀念教工餐厅的炸带鱼;怀念美广的辣子鸡丁、酱牛肉……

怀念健身房的教练和前台小姐姐;怀念露天舞会荡漾的舞姿;怀念徜徉在图书馆的时光;怀念静坐一教紧锁眉头的岁月。

 

今夜,足球让我心动

德意志战车今夜在俄罗斯的土地上颤颤巍巍地翻了,和街上沉默寡言的德国人一样,我也有些莫名地难受,才发现不知不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已然被足球这项运动感染,被德意志人民的热情感染。今年的战车没有期待中所向披靡的无敌威风,反而是场场让人捏汗揪心。郁郁不平之余一口气看了五六集天下足球世界杯往事系列节目,走马观花地了解了贝肯鲍尔、克林斯曼和克洛泽带领德意志创下日耳曼站战车传奇的历史。从战车征程来看,每一次的涅槃重生都是源于痛苦的失败,所谓百折不挠,铁血顽强,指的就是在这痛定思痛中不断革新,不断重新启航吧。

我无比相信四年后的德意志战一定会重展四年前的雄风,续写五星辉煌。

无比羡慕那些为国征战、身披国旗力捧金杯的世界杯英雄,自忖此生是没有机会在运动场上为国征战了,但我无比向往有一天能在某个令世界瞩目的场合,身披国旗,扬我国威。

异乡异客

王维说,“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眼看着下周四就是大年三十了,可周围并没有一丝丝过年的氛围。结识的中国朋友们约着吃一顿,玩一场,就算是把年过了。真是一个冷清戊戌年。一百二十年前穷途末路的清王朝在这一年垂死挣扎了最后一次,留下了戊戌六君子的绝响。谁也无法想到两个甲子后的今日中国会是这样一番模样吧。

2018.2.11 凌晨

 

天下谁人不识君

耳边回荡着驼铃的歌声,心绪却早已飘到万里之外。

那一刻到来时,胆怯的我先一步逃离,连招呼都不敢打,直到到了车站,南瓜才发过来一句微信:你就。。这么。。。走了?

是啊,就这么走了。讲不出再见,把祝愿深埋心底。

而今,天还没亮的长沙,迎着出征的号角,你们终于也到了离开的时候,这一走,相聚遥遥无期,或许一年,或许永远?

期待你们的佳讯,他日必踏遍祖国每一寸土地,再相逢。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2018.01.23 深夜

戒指?不过是缅怀逝去的那些年

有人问我你戴着戒指是不是有什么爱情故事隐藏在后面,我只能摇头支吾说道,或许吧。

我是一个恋旧的人,或许是生来四处漂泊的经历导演了这种气质,懂得了什么是难得,哪种需要珍爱一生。一枚戒指,象征着那些年在追寻真理的路途上奋斗时的痕迹,象征这那些年收获的成功和喜悦,也象征着那些年中留下的泪水和遗憾。

你问我戒指背后有没有爱情,或许有吧,但更多的却是遗憾和怅惘。戴着戒指,不过是将那些珍贵的年华时刻铭记,然后等待一位值得终生守护的姑娘,把这份珍贵交由她保管。

2017.12.26 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