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三八,龙哥和我(二)

龙哥看了上篇文章后说我太不要脸,明明是写他的,非要通篇夸自己,末了还嫌弃那张照片他不帅,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的。

某一天我的微信里多了个“吃出名堂”的群,群里只有三个人,龙哥、德哥和我。德哥就是上篇文章中出现的那个师兄,也是最后那张照片中被截掉的那个。没错,这个群就是为吃而生的。我们一起吃过“胖哥俩”蟹肉煲,一起吃过好多次“海底捞”,一起吃过“啤酒和炸鸡”,一起吃过牛排海鲜自助,也一起吃过食堂三楼的小炒……出国前两天我们一起吃的最后一顿是焖锅。往常哪个周末突然想吃点好的了,就轮着请这请那,一个人负责掏钱,另外两个负责绞尽脑汁定吃啥。龙哥和我的基情就是在这种胡吃海喝中不断升华的。

不知道为啥,我们吃得一直很纯粹,吃就是吃,几乎从没喝过小酒,也因此我们饭桌上聊的东西一直很正常、很理性,从来没有滥情过——除了最后一顿,彼此稍微表达了一丁点儿不舍,但我们都知道,距离早已不成为阻碍相见的理由,只要想见,千里万里亦无阻。

这篇文章从过几天龙哥要去工作了写到龙哥终于去工作好多天了,然而还是没写完。放佛有很多东西想写,却又不知从何下笔了。除了拖延症晚期和文思枯竭外,大概只剩情太深难下笔这个拙劣的借口了。也不知道龙哥现在工作怎么样,安定下来没有,还有没有时间不定期瞅瞅这个不定期更新的博客。不过我始终觉得,凭着龙哥这么优秀的胚子,到哪里都会过得出类拔萃、风生水起的。虽然过程可能有时候稍微曲折一点,但是我从未怀疑过这个必然的结果。

还没走前龙哥一直叨叨着要我给买球衣,现在机会终于要来了。我已经订了三月初去慕尼黑的车票,你还剩一个月的时间考虑球衣号码。

未完待续。

那年三八,龙哥和我(二)》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