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过的第一个年

结束了两天充实的周末,泡一杯清茶,看着北京卫视春晚,悠闲地斜躺着回味在德国过的第一个年,满足而喜悦。

年夜饭可能会推迟,但不会缺席。在国外过年时赶上工作日难免有这个烦恼,就算你有空,更多的人却没空,没法聚一起开心过个年。于是我们就顺利成章地把“年”擅自推迟到了第一个周末。

周六,在靠谱师兄师姐们的组织下,十余名滞留汉堡的小伙伴们齐聚一堂,结识新朋友,涮火锅,包饺子,玩狼人杀,打升级,好不痛快!

迟来的年饭

昨天下午吃完火锅的间隙和家人视频聊天了将近了一个小时,一开头老爸就说是妈太想我了,然后又嘀咕了一句,我也有点想。一向不苟言笑的老爸用这句话把我一下子逗笑了。他们在摄像头前一件件的展示我临走前寄回家的各种衣服、帽子,还不时把帽子戴上试试,引起哄堂大笑。姐姐说等我回去的时候估计要当舅舅了,吓了我一跳,看来我得开始为外甥(女)攒点儿奶粉钱了。

今天一大早去了汉堡附近的一个室内滑雪场首秀滑雪。初尝滑雪的滋味,真是既刺激又过瘾,让我一下子爱上了这项运动。速度与激情刺激的碰撞导致肾上腺素飞飙,体验各种侧翻空翻连翻,仍然意犹未尽。我的滑雪引路人靠谱贾教练说滑雪是一项孤独者的运动,一个人穿梭在皑皑白雪中,享受着和大自然的亲密约会,此乐何极。

新的一年,勇闯天涯,从滑雪启航。

滑雪首秀

在德国过的第一个年》有6个想法

      1. Silence says

        买一件拜仁18赛季的联赛主场球衣,如果可以分开买,就买件上衣就可以,不要号码,别买成踢欧冠的球衣了

        Repl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