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学界的“诺贝尔奖”?

四年前翻译的一篇文章,充满了中二气息,然四年过去竟还留在地学领域徘徊,再发出来勉励下自己。

————————–正文———————————–

阿尔弗雷德·诺贝尔(Alfred Nobel)在遗嘱中拟定了获得诺奖的简单标准:诺贝尔奖要授予给那些对人类做出最大贡献的人。这个标准或许可以从下面这些获奖者中体现出来:威廉·伦琴(Wilhelm Röntgen)因为发现X-射线而获得1901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莱纳斯·鲍林(Linus Pauling)凭借其对化学键的深刻而实用的阐释而获得1954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巴里·马歇尔(Barry Marshall)和罗宾·沃伦(Robin Warren)因合作证明了胃溃疡是由一种简单细菌感染疾病而共享了2005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则是凭借其对光电效应所做的开创性的研究工作才将诺贝尔物理学奖捧回家——而不是他提出的更具基础理论意义的相对论。
和其他科学奖项相比,诺贝尔奖要求的“最大贡献”这一标准是诱人而并不明确的,因此获得诺奖对一个天才来说,就好比天上掉馅饼一样。不过诺奖所强调的“最大贡献”这个标准却很明确地激励着每个科学家参与到美妙的科学探索中来:幸运总是伴随在那些突如其来的好奇心左右,因为这些好奇或许会开启你梦想不到的、革命性的乃至超出科学界范围、影响到全世界的新发现!

地质学会颁发的地质奖章
目前全球存在几百种地学方面的奖项,这些奖项很多是由专业团体或是科学学会基于他们自身组织特点所认定的获奖者是否具备“卓越的”、“杰出的成就”这一基本准则而颁发的,其中大部分被授予了那些已取得了阶段性成就的地学家。当然,有些组织近年来也在试图制定类似诺奖的“最大贡献”这种获奖标准,以期某天真能与诺奖相抗衡。
·伦敦地质学会颁发的沃拉斯顿奖(Wollaston Medal)。沃拉斯顿奖诞生于1831年,是最古老的的地质学奖章,它被奖励给那些取得了重大影响力和实质性研究成果的地学家。伦敦地质学会设立的的其他8种奖项同样也是用于纯粹的科学奖励。
·欧洲地球科学联合会(EGU)共设立了28种奖项,全部用于纯粹的科学奖励。
·美国地球物理联合会(AGU)共设立了20种奖项。其中最高奖项是威廉·鲍威奖(William Bowie Medal),它被授予给那些做出“杰出贡献并且在研究中展现无私合作精神”的地学家。AGU设立的20种奖项中与诺贝尔奖最为相似的是当属FalkenbergAward,它设立于2002年,被授予给那些年龄不超过45岁的“利用地球科学信息来提升人类生活质量、增加经济发展机会和就业机会”的地学家。
·美国地质学会(GSA)设立的奖章主要用于激励科学研究进展。1998年美国地质协会开始颁发公共服务奖(PublicService Award)(也被称作ShoemakerAward),主要用于奖励那些“在公共事务和公共政策上做出了对科学技术有重大应用意义的决策性贡献”的人。
·法国地质学会(GSF)设立的奖章也是用于纯粹的科学奖励,加拿大地质协会(GAC)设立的奖章则会限制获奖者必须在加拿大完成他的获奖工作。我查阅的其他国家的地质学会设立的奖章和上面所述的大同小异,不再赘述。

科学团体颁发的地质奖章
通过上面的介绍,我们可以清醒地认识到尴尬的现状:地学界配不上诺贝尔奖!更糟糕的是,其他一些科学团体也这么认为!
·伦敦皇家学会(The Royal Society)总共设立了12块奖牌,可是没有一块是单独为地质学设立的!其中戴维奖章(Davy Medal)只在1895年唯一一次颁发给过一位地球化学家,休斯奖(Hughes Medal)自1902年设立至今,总共只有零星几位地学家获奖。而科普利奖章(Copley Medal)最近一次颁给地学家则是在1964年!
·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设立的阿贝森奖(Abelson Prize)从来没有颁给过地学家!
·美国费城的富兰克林研究所(The Franklin Institute)在过去一百年间只颁发了15块奖牌给地学家。其中Peter Vail凭借其对沉积岩和古海洋面的富有成效的研究工作获得了2005年的金奖。
·美国国家科学院(NAS)倒是为工作于“地质学和古生物学”领域的科学家单独设立了汤普森奖章(ThompsonMedal),不过可惜的是,它不是每年都颁发。

诺贝尔人颁发的地质奖章
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诺贝尔奖的负责人设立了克拉福德奖(Crafoord Prize),旨在支持奖励那些不包含在诺贝尔奖最初设定的三个领域内的科学研究,包括地球科学、数学、天文学以及生命科学,它每四年评选一次。
获得克拉福德奖的科学家将获得瑞典皇家科学院精心打造的一块奖牌和50万美金的科研经费资助。同时,主办方还会为获奖者举办一场贴心的酒会,瑞典国王到时也会亲临会场向获奖者表示祝贺——这一切使之看起来就像真正的诺贝尔奖一样。获得克拉福德奖的地学家毋庸置疑是该领域里最杰出的,不过显然,四年一度的克拉福德奖既不会和诺贝尔奖保持同样的选拔标准,也不会像诺贝尔奖那样家喻户晓——它总是被科学家们默默地领走,不会成为世界报纸的头条新闻,也不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Vetlesen 
终于轮到它了!在我看来,地学界最接近诺奖的当属Vetlesen奖。Vetlesen奖是由船舶业的巨头G.Unger Veltesen设立的,因为他十分关心地球科学的发展,所以建立起一系列基金、奖金以及其他可能的方式来支持推动地球科学的研究。Vetlesen奖平均每两年在纽约颁发一次,主要颁发给那些“通过科学研究的方法更好的理解我们生活的地球、她的历史以及她与宇宙的关系”的地学家。
Vetlesen奖的获奖者,从1960年的Maurice Ewing到2012年的Susan Solomon,无不是能在传记目录中找到的大科学家!他们不仅会获得一块精美的奖牌和一笔高达10万美金的丰厚奖金,还将受邀出席一场在哥伦比亚大学特地为他们举办的盛大晚宴。
然而,即使是Vetlesen 奖,也不敢说是像诺贝尔奖一样授予给了那些“对人类做出最大贡献”的人。因为在诺贝尔的 那个标准下,恐怕很难找出一个满足要求的地学家吧。不过大家不妨找找看,相信这会很有意思。

附言:
地质学会也为业余的地球科学爱好者设立了R H WorthPrize,2008年的获奖者是建立了侏罗纪海岸网站的Ian West博士。
———————————————————————–
后记:文中大多译名(包括人名、机构名等)及相关资料参考自维基百科简体中文条目,在此对无私的维基百科人致以崇高的敬意!
注:本文译自Andrew Alden的《What Is Geology’s Nobel Prize?》
原文请见:http://geology.about.com/od/peoplecareers/a/aa_prizes.htm
2013.10.9

地学界的“诺贝尔奖”?》有3个想法

  1. Silence says

    看到了一个立志追求地学界最高荣誉的松神,追梦赤子心,骚年,你承载着科大人的蓝色海洋梦,不要拘泥于小节,花太多功夫在厨艺上,偶尔吃顿德国肉夹馍和啤酒肘子,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战士不会因此排斥你的。

    Reply
    1. Song says

      早晚自己做,午饭在食堂吃,并没有德国肘子,有的只是各种花式土豆和花式肉排;-(

      Repl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