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一日游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说到北海,我首先想到的除了北海龙王敖顺,然后就是《逍遥游》里的这句话了。《逍遥游》是道教的经典,北海龙王恰巧也是道教的四海龙神之一。北海指哪片海,自古以来有多种说法,渤海和贝加尔湖在古时都被称为过北海,唐代时鄂霍次克海也被称为北海,元代时北冰洋则被称为北海,我猜测这和其时疆域有关,元朝的铁骑曾踏平大半个欧亚大陆,估计也只有北冰洋才有资格被其奉为北海。从当代世界地理上来说,有这么一片海被明白无故地在地图上标记为北海(“North Sea”),这就是北大西洋上位于不列颠群岛、欧洲大陆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之间那片海,也就是我今天到此一游的北海。

北海之滨

作为SICSS十周年庆典的一部分,今天的北海之行在Ingo的带领下闲适而充实,因为大雨的缘故,原定二三十人的队伍最后只有七人如约参加,四十多座的豪华奔驰大巴显得十分空旷,再和着阴沉的大雨一路向北,倒也别有一番意境。到了目的地之后,当地的一个土壤学家兴致勃勃地加入了我们的探索队伍,他带领我们走滩涂,挖淤泥里的软体动物,介绍潮起潮落的规律,讲述气候变化背后的危机,分析植被的区域分层结构,增长了很多见闻。虽然有一些知识以前或多或少了解一点,但书本上看到和实地亲自触摸体验甚至品尝却是完全不同的。眼前的北海一望无际延伸到海平面以下,身后的堤坝郁郁葱葱风吹白云见绵羊,潮声、羊粪味、海鱼味一齐涌来,站立于天地间看水鸟们起起伏伏,御风而行,好生令人羡慕。

苏轼尝有言: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站在北海退潮后的淤泥中,这种感觉尤其强烈,但是作为一个潜在的科学家,却更多了一抹兴奋。而今,“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的幻想已然可以实现,科学和技术的进步必将推动人类进入到一个更加广阔的天地中去。此时的沧海一粟,激发的是探索更广阔天地的雄心和激情。

天高任我飞
啊,灯塔!
堤坝下的小屋

北海一日游》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