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愿望

新年写下的第一篇博客。

上次看到腾爷整理的日记,每日或寥寥数语,或大段抒情,从零几年一直到大学,旁人读起来都觉得颇为有趣,更别提当事人了。

初识腾爷是在2011年的那个暑假,那个暑假认识了挺多人,彼时刚刚从高考中解放出来一个月,在家实在闲得发慌。那时候智能手机好像刚刚流行起来,我成天捧着个诺基亚5230好奇地探索即将前往的未知世界。就这样,我认识了腾爷。腾爷和我都是广东考生,都考入了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这个专业在广东就招两个人。嗯,就是这么巧。更巧的是,我们前一年应该在某个考场不期而遇过——一起参加了物理竞赛的复赛,只是我是抱着零的希望去参加的(能进复赛已经是天上掉馅饼了,对复赛没有任何企图),而腾爷是抱着拿名次的信念去的。结果我不出意料地垫了底(竟然还拿了个二等奖),腾爷却差了几名错失一等奖。如果腾爷拿了一等奖,也就不会考败和我成为同学了。

这还是最巧的,最巧的是腾爷和我骨子里都有一种漂泊他乡,四海为家的浪子情怀,彼时一起畅想上了大学一起去哪浪去哪浪,不过上了大学却迫于各种压力基本没实现(嗯,学业压力),这是后话。还有一点巧的地方是,当时年幼无知的我竟然和腾爷都想转到物理专业去,还约定了一起转过去。结果是腾爷大二就转过去了,留下我一个人继续在地球科学里踟蹰前行。

在网上神交不久后,我们就迫不及待地迎来了开学,我和腾爷又超巧地分到了隔壁宿舍,分到了相邻学号,后来又不约而同地买了相同型号的笔记本。第一次见腾爷,就感觉腾爷是个热情开朗的小伙子,一口广东普通话听起来还颇为亲切,见面就说要帮我铺床(腾爷比我早到一会儿),不过我怎么可能答应一个男生帮我铺床,遂强烈拒绝。军训过后开始上课,我竟然和腾爷一起坐在第三排(前两排女生!)上了大半年课!现在回忆起来都佩服自己的勇气。刚念大学那会儿不论数学还是物理都搞得我头疼欲裂,腾爷由于有良好的竞赛基础学起来轻松地很,上课时还经常不听讲背GRE,看得我羡慕不已,不过想想自己六级都不想背,遂作罢。

腾爷怀着对物理炽热的爱最终还是转到了物院,不过还是住在我隔壁。由于基础课都差不多,大二我们还经常能一起上课,但从那时起对腾爷更多的印象则是一个瘦弱的身影背着个大大书包疾行在校园中的场景。可别看腾爷瘦弱,但身体素质不一般,秋风萧瑟时还能见腾爷短袖短裤的潇洒身影,若说洒脱,我就服腾爷。

毕业的时候腾爷去了美国,正如四年前我们一起畅想的那样——转物院、去美帝读PhD。而我则光荣地留在了国内继续深造。再见腾爷的朋友圈则是满满的正能量。热爱生活的腾爷在美帝混得风生水起,与在国内枯燥压抑的生活相比简直天壤之别。腾爷做事情超认真负责,做助教时赢得学生们的一致好评和留恋,幸福死他了。腾爷喜欢户外运动,喜欢挑战自己,不断尝试新的东西,远足、骑行、冲浪、大老远跑去看火箭发射……最近又迷上了无人机,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这种生活的话,那就是:amazing!

回忆了这么久腾爷的往事,腾爷的精彩还在继续,不过终于要提到我的新年愿望了,我的新年愿望就是,重拾初心,热烈地拥抱生活的各种未知精彩,像腾爷一样,收获amazing的生活!

那年18,腾爷和我

2018.01.03 深夜

于汉堡

新年愿望》有4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