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依旧在,浪迹走天涯(一)

烟花三月-吴涤清

 

高中同宿舍一哥们常常挂在口头的理想是流浪,孤独地流浪,流浪到天涯。现在回想起来还中二气十足。可惜他目前还没流浪成,正老老实实在武汉一所知名大学读一个工科博士,时不时拈花折柳一番,好不快活。

他是没流浪成,可是近墨者黑,我却被或多或少地染上了些许流浪气息。而我这么容易被他的中二气感染,或许也和个人成长经历有关。长大至今还没在同一个地方停留超过六年。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辗转八九处地方四处求学,也算是一路流浪过来的。

流浪多是一个人的旅程。印象最深的一次流浪是本科毕业前两个月,那是在草长莺飞的仲春三月,一个刚调通毕业论文关键程序且突获一笔“飞来横财”(优秀毕业生奖金)的日子,怀揣着满脑子书卷气的“烟花三月下扬州”的情愫,一路直下苏州,而后从镇江、扬州、南京一路逆江而上,竟把江南春色和几千年的情怀都一股脑吞了进去。在拙政园里赏亭台水榭,花团锦簇,奇松怪石。登上北固山,看“天下第一江山”,叹“生子当如孙仲谋”。夜晚独坐京杭古运河旁听着《烟花三月》,看古运河灯光点点,惆怅着“扬州城有没有人和你风雨同舟”。游荡在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畔,寻觅着江对岸犹唱后庭花的曼妙歌女……

流浪的孤独的。遇到惊颤味蕾的美食时,遇到震撼人心的美景时,总是期待身边有一二好友能分享这一刻的喜悦。但是这份喜悦却只能封存在心中,等待未来某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刻悄悄解封在某一个角落里。

就如此刻。

东关古渡:扬州,2015.04

2018年6月6日凌晨

少年依旧在,浪迹走天涯(一)》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