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依旧在,流浪走天涯(二)

亚东-卓玛

三年前某个晚上,正在舟山进行毕业旅行的我收到了首届澜沧江-湄公河玉树国际大学生夏令营主办方的入营邀请,遂慨然前往,开启了一个长达一个月的流浪之旅。

与以往一个人的流浪不同的是,这次是一群人的集体流浪。几十人,几辆车,在七天的时间里穿梭在蓝天雪山草原寺庙之间,遇山翻山,遇水涉水,不舍昼夜,恨不得把玉树的所有壮美都烙印在脑海中。饿了,黑帐篷、白帐篷,各色的帐篷为我们敞开了牦牛肉和酥油茶;困了,山谷里、高原上,裹一裹大衣也能扛过寒冷的星空;急了,整片天地就是最佳的排遣场所,一下车,男左女右,好不痛快。

车窗外的沱沱河
黑帐篷
黑帐篷-内景

从西宁出发去往玉树是在凌晨五点,大巴车一路向西爬升,一路上尽是独特的高山草原美景,连着看数个小时都不带疲惫的。傍晚七点,车终于到达了巴塘草原,下车的那一瞬间有点儿窒息,一小半是一路积累的高反的影响,一大半是被眼前这片纯净草原所震撼。同行的伙伴说出现高反时不要急着去吸氧,不然会一直适应不了高原的缺氧环境。于是我没有去吸氧室,而是拖着疲惫的身躯勉强参加了欢迎晚宴,虽然没有什么食欲,一堆热情洋溢的致辞讲话也乏善可陈,但我却被眼前那一群激情澎湃的玉树姑娘和小伙们用音乐和舞蹈深深感染了,感慨这世上竟有如此纯洁美丽的女子,不愧是草原上的格桑花。

巴塘草原
“格桑花”们

我们正好赶上了转山节,转的山是神山——嘎朵觉吾,据说长江流域神山之王。沿路上到处是虔诚的民众和僧人,他们脸上无不洋溢这快乐的笑容,有个年纪不大的小喇嘛还兴冲冲地隔着车窗冲我挥手道别,送别我们这些猎奇的异乡人。从他们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是幸福和满足的,只希望他们能永远这样幸福下去。

白帐篷

玉树的庙很多,其中一座圣地文成公主庙早已成为藏汉一家亲的象征,进庙的时候都要拖鞋以示庄重和虔诚,出了庙还有活佛赐福献哈达——记不清一路上被献了几条哈达,但玉树人民的淳朴好客早已被我铭记心头,终生不忘。

文成公主庙

印象最深的两次宿营一次是在澜沧江的源头——海拔五千多米的高原上,一次是在一个山谷中。凌晨三点多车队才抵达山谷,静谧,冷。冷得瑟瑟发抖,能裹的东西都往身上裹了,但还是冷,不得已跑到车上去睡,才发现不止我一个人冷得受不了。虽然冷,但当清晨的阳光洒进山谷时,那一刻的我是目瞪口呆的,没有什么辞藻能表达尽那一刻大自然的雄奇瑰丽。

夏令营的重头戏是前往澜沧江源头。下午两时许出发,四人一辆越野车向山顶进发。旅程是壮美的,刺激的,漫长的。我们把熟悉的儿歌轮流唱了个遍,把憨厚的康巴大叔聊到水都喝完了,眯了又醒,醒了又眯,才终于在子夜时分达到了宿营地。这次我们学乖了很多,几十号人相互挤在一堆被子里抱团取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勉强度过了依旧寒冷的一晚。那一晚,我透过车窗看到了超大的金色的月亮,放佛再蹦高一点就触手可及。那一晚,我们的车趟过沱沱河,溅起的莹莹水花被月光照耀地令人痴神。

高山之巅,澜沧之源

终于,天亮了,太阳要升起了。那是一次一生难忘的日出。

出来吧,我的太阳!

第二天下山的过程是更加兴奋和刺激的。康巴大叔在群山之间互相飙起了车,哪管它一侧是悬崖峡谷。坐在副驾驶的我望着眼前消失的道路,没有看到康达大叔的减速转弯,但是却瞥见了他的加速。车厢瞬间安静到极致,我的右手仅仅握住车窗上的把手,悄悄转过头和后面的小伙伴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只是死死盯着眼前的蓝天白天。突然,视野中的色彩变得丰富起来,竟然出现了绿色!噢!那是草地!我们冲出来了,我们在山坡上驰骋降落了!

以前不懂什么是勇闯天涯,这次终于稍微领略到了一点真意。

勇闯天涯

少年依旧在,流浪走天涯(二)》有4个想法

  1. Silence says

    马年转山,猴年转湖。美丽的藏族姑娘在你面前唱歌跳舞,你要用三口一杯来表达敬意。

    Repl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